快捷搜索:  

一块木匾的重托

谷伏祥 口述 谷俊德 整理

我母亲活了81岁。去世前曾立下遗嘱:“我家那块老木匾,要好好挂在屋中!” 我家在马合口白族乡水田坪村,堂舍中悬挂一块梨木大匾,中书“挚孝感神”四个大字,上款为“钦家清军府桑植县正堂随带军功四级初记录二仄传”,下款为“咸丰八年戊午吉旦为孝子谷启胜立”。别看这块老木匾,却是咸丰皇帝亲自书写,并由桑植县令监制后送到我家的。皇帝送匾给一个山区贫民,以表彰我祖先谷启胜割自身小腿肉养母亲的壮举。

谷启胜是我的曾祖父,为人诚实善良,一生务农为业,与母亲相依为命。“壬午二年吃糠粑”那回,界上遇到大旱灾年,家中无米下锅。偏偏遇到母亲生病,病得奄奄一息。母亲躺在床上说:“儿啊,我想吃一餐肉,死哒也闭目。”谷启胜满脸惭愧。他到处寻肉未果,就跑到附近的一所本主堂中祭拜,试图找一点肉果贡品为娘充饥,可什么也没有。眼见天黑,失望的他拿刀割了自己小腿上的一块肉,用碗装好,用香火灰撒在伤口上止血。他对本主说:“祖先啊,我穷得不能让母亲吃一餐肉,只好割肉给母亲养病!请祖先赐给我勇气和胆量,请祖先保佑我的伤口不再滴血!”说完,伤口竟然不痛了,血也不流了。说也怪,母亲吃到肉后,病却痊愈了。不久,谷启胜“挚孝感神”的故事传到县里,县令亲自将谷启胜请到衙门,验证核实,一看伤口,大为感动,立即上书朝廷,咸丰也被谷启胜的孝道打动,挥毫写就“挚孝感神”四字,责成桑植县令赶制后送到谷启胜堂舍悬挂。这一挂,就是160多年。木匾虽老,但字迹清晰,被后裔们当成文物保存下来。 这块匾,曾有人出高价购买,但我们都不为钱所动。那些年,一伙人来寨上搜寻,要将这块匾拆毁,母亲将它悄悄藏在谷堆中。1978年改革开放后,我将这块匾重新挂上。因为这块匾,是祖先的荣耀,是我们白族“耕读为本,孝悌传家”精神与文化的见证,更是一块充满人性光辉的丰碑。我们家族,从启胜公算起,今有7代,枝枝叶叶延续烟火,都将“孝”道接力传承,我们家族目前300多人,有博士生、公务员、商人等100多人,还有从事各行各业的农民、工人、教师等,都把行孝当成一件大事操办。若有不孝行为,有人会说:“你不孝,那块老木匾要垮下来砸你的额头!”我们家族带头弘扬孝道,感动了村民。我们村庄至今没有发生过虐待父母长辈的不孝事件。 我今年81岁,从小对父母亲感恩戴德,孝敬有加。我8岁那年,父亲患病去世,我和母亲苦苦度日,我常到山里摘野果孝敬母亲,有时别人送一个糍粑,我都会带回家,让她感受儿子的一片孝心。然而我太小,有时不懂事,让孝心偏离轨道。有一年寒冬。我害怕母亲找我耕地,就躲到山林里捉迷藏,母亲找到我,她手中拿了一根索子,生气地说:“我们家没有男人做工夫,粮食从哪里来?你不随我耕田去,我就一索挂达!”我见母亲动真格,吓得哭起来,连忙向母亲道歉。我和母亲上山耕地。牛跑得飞快,我和母亲又是第一次学耕地,犁辕执掌不稳,遇到一块硬石头,犁头上滑,我和母亲双双摔倒在一个沟水中,身上糊满泥巴,冻得只发抖!娘也哭,儿也哭!娘哭丈夫死得早,留下生活这般艰苦?儿哭自己年纪小,不能耕地养家当?后来,我小小的肩膀扛住生活的压力,开始养家糊口。为让母亲过上好日子,我当过篾匠,当过窑货匠,打短工,做长年,后来参加工作,我仍与母亲共同生活,感恩母德。“母亲养我十八年,我养母亲八十年”的故事在寨上流传。1974年母亲去世前,指着老木匾一再叮嘱:“穷死都不能卖木匾,家中这块匾,你要好好守护它!”难道母亲的最后遗嘱,就是要我好好保护这块褪了色的老木牌?哦!我终于明白了,母亲是要我们后裔永远传承孝敬父母尊重长辈的传统文化。

岁月短,故事长。现在,遵循母亲的重托,山寨的群众都掂量到了这块木匾的分量,看到了我家这块木匾的价值。在家乡修了敬老院,还捐款捐料筹建了一座孝文化体验园,挖掘这块匾的历史、文化、社会价值,让游人领略白族传统文化的魅力。“说起二十四大孝,启胜割肉献母亲,香灰止血感动神,皇帝题字做成匾,歌颂大爱代代传。”白族三元老司在山寨演傩愿戏,常这样唱,他们和我母亲一样,把木匾行孝的故事口口相传,既是一种血缘探索,又是一种基因教育,可谓:一块木匾誉天下,挚孝感神文脉通。一声嘱托接力跑,孝行四海美名扬。

一块木匾的重托

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