快捷搜索:  

司马迁笔下的汉文帝、汉武帝有何不同,如何看待他的笔法

西汉皇帝汉文帝和汉武帝二人所谓爷孙两人,但无论是性格还是作为都完全不同。“文”和“武”都是后人对于他们的追谥,当然这一个字是不能够概括全部的,比如汉文帝刘恒和魏文帝曹丕,都是谥号为“文”,其作为是不一样的。

司马迁笔下的汉文帝、汉武帝有何不同,如何看待他的笔法

汉文帝刘恒为刘邦的第四个儿子,其母亲为薄太后,薄太后只是当年的一名宫中美人,只不过阴差阳错的被刘邦宠辛,因而生下了刘恒。可以说刘恒母子一直都不受待见,不仅是刘邦本人不待见他们,就连凶残的吕太后也快把刘恒给忘了。就因为薄太后和刘恒性格内敛甚至说懦弱,才得以在吕雉的血腥镇压时,活了下去。周勃和陈平平定诸吕后,借鉴吕氏之乱,就想找一位性格随和甚至软弱的刘邦子孙,这样,代王刘恒被推上了皇帝大座。

司马迁笔下的汉文帝、汉武帝有何不同,如何看待他的笔法

毋庸置疑,刘恒一如既往的在做一个忠厚老实的人。他励精图治,提倡朴素和节俭,重视农耕和水利,为西汉早期的建设制定了很多有利的方针政策。同时,刘恒还注重个人修养,他虽贵为皇帝,仍然天天伺候薄太后,在全国范围内推行孝道,另外,刘恒还废除了很多残酷的刑罚,极大的提高了自己在百姓中的形象。可以说刘恒是一个明君,是一个优秀的守成之主。

司马迁笔下的汉文帝、汉武帝有何不同,如何看待他的笔法

再说汉武帝刘彻,他在中国历史上可谓大名鼎鼎,是和千古一帝秦始皇齐名的帝王。刘彻十六岁亲政,掌管国家大权,在窦太后死后,他成为了独一无二的最高统治者。其实刘彻早期也很憋屈,宫内有崇尚道家学说的窦太后,还有处处不和谐的陈阿娇家族,还有一帮子唱反调的老臣,再加上北方的匈奴,这些都在不停的为他制造麻烦。然后,雄才大略就是雄才大略,刘彻耗死了窦太后,废除了陈阿娇,处决了一部分老臣,完全掌权后,宣布全面对匈奴作战。

司马迁笔下的汉文帝、汉武帝有何不同,如何看待他的笔法

刘彻先后多次派人攻打匈奴,比如人们知道的卫平和霍去病,都是北击匈奴的得力干将。卫青出身于家奴,靠他姐姐卫子夫才被刘彻发现,而霍去病的母亲就是卫子夫的姐姐,可以说卫家军团是刘彻北击匈奴的最强大的力量。为了打败匈奴,刘彻不惜全国征兵,举倾国之力支持战争,任何人一旦对北击匈奴有不利影响,都会被送上断头台。比如飞将军李广,就被逼迫的自杀,还有李陵,虽然是因为被迫投降,可他家人还是被刘彻全部杀死。恰恰是有了这些努力,汉武帝刘彻时期,对匈奴作战取得了了不起的成就。

司马迁笔下的汉文帝、汉武帝有何不同,如何看待他的笔法

汉武帝晚年,猜忌心更重,不惜诬杀太子,四处寻找长生不老之法。同时他还好大喜功,大规模的泰山封禅,可谓是劳民伤财。各种冤案错案也是随处可见,可以说刘彻晚期的统治是比较黑暗的。虽然临死前下个所谓的“罪己诏”,但也没有多少改变。最是无情帝王家,刘彻逼死自己的太子后,立幼子刘弗陵为太子,却在立之前,先杀了太子的母亲钩弋夫人,足以说明刘彻是一个很绝情的人。

司马迁笔下的汉文帝、汉武帝有何不同,如何看待他的笔法

司马迁虽说写《史记》讲究严格按照历史事实,可在写汉武帝时候确实有点带着情绪,这也正常,谁让刘彻给了判了个宫刑呢,连男人都做不成,司马迁能说他好话才怪。其实,司马迁也没有说太多刘彻的坏话,只不过是更多的记录刘彻的好大喜功、穷奢极欲、迷信长生、用人唯亲以及穷兵黩武等,这样给人的感觉是刘彻好像就是一个暴君,但他确实有残暴的一方面,这是毋庸置疑的。再说汉文帝刘恒,性格温和,重视农耕,废除酷刑,是个贤德明君,司马迁夸奖他也是符合史实的。

文学家也好,史学家也罢,都是人,都是有血有肉有感情的人,如此,无论写什么东西都会有自己的感情在文字中展现,司马迁的文章也不例外。个人觉得,恰恰是因为有个人感情在内,才使得《史记》成为“史家之绝唱,无韵之离骚”。再看看其他的史书,尤其那些多个人和在一起编撰的史书,往往就缺乏了一丝生气,读来有点味同嚼蜡。总之一句话,宏哉《史记》,大哉司马迁。

Array
司马迁笔下的汉文帝、汉武帝有何不同,如何看待他的笔法

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: